当前位置:首页 > 耽美言情 > 暖婚似阳

章节目录 266试嫁衣

    罗影帝是家户喻晓的大明星,走到哪定然引来一番瞩目,即便是如此高档的餐厅,他亦遇到了自己的粉丝。

    两粉丝激动坏了,觉得这餐厅没有白来,居然真的遇到罗文玺了。

    两粉丝递上笔跟纸,目光先落在罗文玺身上,男人白衣黑裤,包裹着结实的肌理,修长的身影挺拔玉立,如松如柏,身上有着成熟男人独特的魅力,容易引人深陷。其旁那位女人很是漂亮纯粹、不禁她们身上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着···

    “男神,这位是你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罗影帝签完名,递回去淡淡笑之,不作回答。只是他侧目,温柔的喊了一声:“知意仙女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种态度才教人想入非非啊。

    肯定是女朋友!

    即便不是女朋友那定然是心上人。

    天大的喜事啊。

    真是可歌可泣。

    要知道罗影帝年岁不小,可单身这个问题,粉丝们替他操碎了心啊。

    沈仙女抬起头,笑容明媚,“罗哥哥,我们去哪?”

    罗文玺主动牵起她的手,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从餐厅里出来,两人在路边等接送的司机开车过来。沈仙女东张西望一通,眼馋了隔壁一家店铺的老字号双皮奶,于是她拽了拽罗文玺的袖子,“罗哥哥。”

    罗文玺低头。

    “我想吃双皮奶。”

    港城的双皮奶很好吃,又滑又嫩,很是香甜,而且口味颇多。

    罗文玺笑,“走,带你去买。”

    沈知意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快走到店门口,罗文玺问,“想吃什么口味的?”

    沈仙女想了想,“最喜欢红豆双皮奶了,原味也喜欢,我还想给寻寻和女婿带。”

    罗文玺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进了店,罗文玺正想跟老板打招呼,却是发现店里有个身影格外的眼熟,他眯了眯眸,一张俊脸大写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不是别人,竟然是魏行洲。

    魏行洲看见他们,似是意外,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有意避开他们,但没想到,老天爷开玩笑似得,还是撞上了。

    此时,近距离的看着沈知意,魏行洲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看着沈知意,一时失了神。

    但很快,一个身影挡住沈知意,不让他瞧个半分。

    魏行洲自然是认得罗文玺的,就连店里的一款饮料品牌就是他代言的,但他疑惑的是,罗文玺是怎么跟他前妻和女儿结交上的?眼下,他挡住自己的视线,当下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沈知意只心心念念着双皮奶,跟老板点了好几个口味的,紧随抬头,“罗哥哥,你要哪个口味?”

    “原味就好。”

    店老板下了单,问:“打包吗?”

    沈知意正想说他们的不打包,其余的打包,可被打断,罗文玺说打包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要说他们这家店多的是大人物青睐,不过回来店里的少之又少,想吃双皮奶了,大多数派助理来买,眼下,一来来三位,店老板很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恰巧,两位男士,店老板刚好认得。

    一位是云城魏市长。

    一位是鼎鼎大名的影帝罗文玺,罗家在他们港城,还是大家族。

    店老板手脚麻利的替他们把双皮奶打包好。

    罗文玺付了钱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见罗文玺要带沈知意走,魏行洲猛地站起来,险些撞到桌上还没有吃完的双皮奶,“知,知意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沈知意不记得自己,但是兴许是酒意上头了,他有好些话想与她说一说,刚才忍住了,但眼下,他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沈知意回了头。

    目光撞上。

    魏行洲因为心虚,目光连忙错开了。

    沈知意打量着那个喊了自己名字的中年男人,礼貌问一句:“叔叔,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叔叔···

    魏行洲:“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一阵迷之尴尬。

    沈知意迷茫。

    罗文玺淡淡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沈知意问:“罗哥哥,我喊错了吗?”

    罗文玺义正言辞:“没喊错。”

    魏行洲老脸一阵火辣,说一句抱歉再无言。多大年纪了,怎么还跟个毛头小子一样乱了方寸,他只是后悔,本应是无颜面对沈知意,偏偏如今又生出了想与她道歉的念头,想补偿被他伤害冷漠对待了七年之久的前妻,以及他的女儿,沈千寻。

    “走吧,知意仙女。”

    罗文玺带着人回了马路对边。

    司机早已经开车来了,他打开车门,“仙女,请。”

    沈仙女笑着说谢谢,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罗文玺跟着上了车,顺便替她系上安全带。

    另一边,靳牧寒与沈千寻十指交缠,沿着海港岸边散步。

    沈千寻对沈知意还是有点放心不下,不过一会儿,她收到了罗文玺发来的信息,她失笑下,原来罗文玺带着她妈妈去了漫展签售会。

    整个漫展签售,怕是只有他们年纪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这位影帝大人真是有心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是否考虑到自己的身份,若是被认出来了,说不定就是一场签售会。

    在罗文玺坦白之后,沈千寻不支持,但也不反对,顺其自然吧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两人不知何时离开了海港,往繁荣的市区街道走了去,随后,停在了一家婚纱门店前。

    靳牧寒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这家店的店员似是早恭候多时,“靳先生,靳夫人。”

    沈千寻心中已经有了猜测,可还是问了:“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取婚纱。”

    沈千寻恍然失笑,没想到靳牧寒会来给自己这么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楼上,下来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对方跟靳牧寒热情的打招呼,而后夸了沈千寻一通。

    对方招呼他们上二楼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门店的员工没想到他们会亲自来取婚纱,还以为会派个人过来取的。

    婚纱听设计师的意思,是靳牧寒亲手设计的,靳牧寒看上的,不过是她精湛的手艺而已。

    那件婚纱,废了她好几个月的精力,终于完工。

    当设计师罗琳扯下白布的瞬间,沈千寻看着那件大红的霓裳嫁衣,眼圈微微发热。

    靳牧寒从身后抱住她,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沈千寻点头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试给我看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设计师听到他们的对话,便插了一句:“其实可以在店里试的,我也好教夫人怎么穿。”

    靳牧寒拒绝了:“我会教。”

    设计师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,她差点忘了,这火红嫁衣便是这男人设计出来的,他自然晓得怎么穿。

    她不由想象了这男人教心爱女人穿婚纱的画面,艾玛,画面太美,设计师嘿嘿笑了笑:“罗琳祝贺靳先生,靳夫人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。”

    靳牧寒冷淡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沈千寻耳根有点红,淡定的说了谢谢。

    罗琳招呼店里的工作人员来跟她一起把婚纱拿下来折叠好,小心翼翼的放进箱子里,交到了靳牧寒手里。

    出了婚纱门店,沈千寻笑问:“靳先生,现在我们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酒店。”靳牧寒道。他深邃的眸光像是一注细长而深远的漩涡,仿佛能把人吸进去,此时,斥着迫不及待,“试婚纱。”

    回到酒店约摸二十分钟左右,大红的嫁衣铺在床上,沈千寻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是真的很喜欢。

    越看越喜欢的那种。

    沈千寻笑着,看着男人打趣:“靳先生,你不出去吗?”

    靳牧寒眸光微灼,没有动。

    她的嗓音又响起来,声线慵懒而蛊惑:“还是···你要教我?”

    靳牧寒上前一步:“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沈千寻本就生的极美,眼下,一身似火霓裳,浓墨重彩的张扬绝色,她坐在床边,三千青丝垂落,她的唇色很艳,像是刚被清晨雨露娇艳过得花骨儿,脸颊绯红,千娇百媚。她身上胜过牡丹的贵气,多过雪梅的傲然,赛过墨菊的素雅,万千粉黛尽是颜色。

    靳牧寒的眸光越来越灼热,暗涌澎湃。是痴迷的,又含着缱绻浓郁的情意。

    他对沈千寻的爱,太过炙热蚀骨。

    沈千寻没有穿鞋,双足玲珑白皙,此时,脚趾微微蜷缩,她跟靳牧寒对视着,唇边淡淡莞尔。

    沈千寻身子往前倾:“好热。”她笑着:“靳先生,你要看多久?”

    靳牧寒垂眸,他伸出手,又紧紧抱住她,语气轻缓的:“等我去北湾回来,我们便举行婚礼好不好?”

    北湾,靳牧寒注定要去的。

    而且,应该很快便要动身了。

    “恩,我等你回来娶我。”

    靳牧寒亲了亲她:“会解吗?”

    沈千寻眉眼弯弯,说不会。

    靳牧寒低声哄:“宝宝,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罗琳有预感,她估摸得进行一次售后服务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在港城待了整整一周,他们才回云城。

    这一周时间里,董家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沈千寻觉得他们的报复不会就这么放弃,自然,靳牧寒也没想过就这么放过董家,只有他们完全没有势了,才掀不起任何水花。

    沈千寻回了公司。

    叶文清见她回来,整个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快被堆积如山的工作累死。

    而且,最近公司的生意,ws有意无意的打压,叶文清已经好久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。

    沈千寻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辛苦了,给你放一周的假,你回去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一周就不用了,三天就好。”一周的假期太长了,而他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,叶文清笑:“我可是要陪你打江山的得力助手。”

    沈千寻跟着笑了笑:“回头给你涨工资。”

    叶文清挑了挑眉,接受了。

    八月盛夏。

    沈千寻发作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回家,深怕被沈知意察觉什么。

    本以为疼过一次,沈千寻做了心理准备,感觉应该能熬下来。

    但她太高估了自己。

    很疼。

    四肢无力,五脏六腑翻腾,她甚至是出现了呕吐冒冷汗,头晕目眩的症状。而且,生理反应汹涌澎湃,无法扼制,忍得时间越长,那种感觉便越发难受,身体和精神,仿佛都会被掏空。

    难怪苏璇说这玩意比生孩子还要折磨人。

    靳牧寒替她注射解药,一遍又一遍亲她的唇安抚,“宝宝,乖,一会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沈千寻牙槽咬的紧紧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松嘴,流血了。”靳牧寒眼睛很红,手在发颤。

    “阿寒,疼····”

    沈千寻明明不想跟靳牧寒喊疼的,可是他在她身边,她总是会露出软弱娇气的一面,怎么忍都忍不住。

    靳牧寒把自己的手指抵在了她牙齿中间,“疼就咬我,不要忍着。”

    沈千寻怎么可能舍得,可是男人的手指,还是留下了一圈牙印。

    然后,靳牧寒把去北湾的时间给提前了,他要去北湾,今天就出发,不能再等了。

    关于北湾那边的情况,靳牧寒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许庭尧回去以后,跟许家那几位兄弟争起了权,争的很凶。

    许家老爷子许月声选择了模式,似乎在考察他们,到底哪个更适合当许家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沈千寻一觉醒来,她找靳牧寒,但显然,靳牧寒不在,房间里,只有苏璇跟筱丹。她问:“他呢?”

    苏璇回:“去北湾了。”

    沈千寻默了默。

    筱丹怕沈千寻生表哥的气,“大宝贝,表哥是舍不得离开你所以才趁着你睡着的时候走的,这会估摸人到北湾了,你想他的话,给他打个电话?”

    沈千寻没说什么,筱丹的电话便响起来了,她瞧了一眼,“表哥电话。”她塞到了沈千寻手里,“你接吧。”
Back to Top
TOP